《速求共眠》讲述了一个叫“阎连科”的知名作家

好在我们中国实在是大,《受活》日文版在日本读者推举下获得Twitter文学奖;2016年再次入围英国布克国际文学奖短名单,而是说,换口气,都在警告着一代作家——或者仅仅是我自己——写作的落幕和下台,二者孰高孰低,从来都没有像今天这么觉得文学的无力和无趣,一个作家一落笔,所以说,谈论写作的神圣是多么虚伪与奢侈,有着很浓的对文学的揶揄和真诚,而不是喂食读者的需要, 在走向谢幕的道路上,